<li id="kwafe"><ins id="kwafe"></ins></li>
<nav id="kwafe"><span id="kwafe"></span></nav>
<dl id="kwafe"><ins id="kwafe"></ins></dl>
  • <li id="kwafe"></li>
  • <sup id="kwafe"><menu id="kwafe"></menu></sup>
     
    詳細

    文化養老:老齡化社會的現實需求

    來源:中國文化報 時間:2016-07-11瀏覽量:426 【字號:

    四川閬中市千名老人喜嘗“千叟宴”。

    許多曾游歷法國、意大利等歐洲國家的人感慨,歐洲國家的街頭,華發老人比比皆是,活潑少年卻似躲起來一般,這個文藝復興時風起云涌、工業革命曾如火如荼的歐洲仿佛真的已經“老”了,而我國何嘗不是早已步入老齡化社會。無論是大中城市還是農村地區,每天清晨或傍晚的公園、廣場、河邊等場所,隨處可見唱歌、跳舞、下棋的老年群體,這大概可算作我們對于老齡化社會最直觀的感受。

    文化養老是相對于物質贍養而后起的一種積極的養老理念,能幫助老年群體樹立健康積極的老年價值觀,也是一種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和當代人文關懷的養老方式。當面臨老齡社會不可回避的現實挑戰時,文化能為老人們做些什么?或者說文化養老的現實意義與實現途徑又是什么呢?

    文化養老概念應運而生

    我國正以驚人的速度“變老”。按照聯合國的統計標準,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人口超過7%,或60歲及以上人口超過10%,則該國家或地區進入老齡化社會。2000年,我國進行了第五次人口普查,據此標準,我國從2000年開始就已進入了老齡化社會。截至2014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達2.12億人,占總人口的15.5%。據預測,到2053年,我國老年人口數量將達到峰值4.87億,占總人口的34.8%。

    “我國人口老齡化呈現出老齡化速度快、老年人口增量巨大、地區老齡化不平衡等特點。這影響著我國勞動力人口年齡結構、勞動生產率與技術革新、社會分配與產業結構。”中國人民大學老年學研究所所長杜鵬表示。

    “人口老齡化問題不僅僅是公民老年期的養老問題,它既是人口問題、社會問題,也是經濟問題、政治問題,從根本上講更是一個文化問題。人口老齡化涉及個體生命的意義,直接觸及人類最敏感的神經。”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黨俊武表示。

    其實,隨著社會的發展,許多老人的養老需求已不滿足于老有所養、老有所醫,還希望老有所樂、老有所學。

    85歲的北京市民敖正平,快退休時就開始發愁每天大把的時間要做什么,20多年來他組織合唱團,在社區參加話劇社、學書法。他說:“文化活動已成為我的精神寄托,也是我退休生活中最重要的需求,它不僅讓我有了樂趣、有了朋友,還起到養心、養生的作用,感到滿足與幸福。”

    諸如此類的例子很多,當一個個例子成為社會的普遍現象時,文化養老的概念便應運而生。杜鵬表示,中國已經進入長壽時代,老年人的生活如何過得更加豐富多彩、跟得上社會的發展、滿足自己的文化需要都與是否能夠實現文化養老聯系在一起,因而,重視與研究文化養老成了時代發展的需要。

    各方助力讓老年生活更精彩

    文化養老如何實現是目前全國多地都在積極探索的事情。“文化養老的要義是滿足老人心靈和情感的需要。這種需要是在老有所養、老有所醫的物質前提下孕育出的一種更高層次的要求。”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胡發貴表示,它涉及老年福利、老年教育、老年文化、老年體育和老年產業等,是一個系統工程,必須依靠國家、社會、家庭和社會組織合力推動。

    為推動老年文化工作的開展,國務院、文化部等都出臺了相關文件。1999年,文化部出臺《關于加快老年文化工作的意見》,要求各級地方文化部門認真搞好老年文化活動場所建設,積極開展豐富多彩的老年文化活動,辦好老年大學,建立老年教育網絡,搞好老年文化活動的管理和規劃。2011年,國務院印發《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的通知》,提出要加強老年教育工作、老年文化工作、老年體育健身工作,擴大老年人社會參與的任務。2015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意見》,明確提出將老年人作為公共文化服務的重點對象,積極開展面向老年人的公益性文化藝術培訓服務活動。在政府的扶持和社會各界的共同推動下,近幾年我國的文化養老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果。

    多位專家將目前文化養老的主要內容分為對人生價值的追求、老年教育、老年文化活動三大部分。

    老年教育當下的載體主要是老年大學。多所老年大學負責人表示,從20世紀80年代起我國開始創立老年大學,主要依靠政府財政撥款,且入學門檻低,造成老年大學一座難求、“老學員不出去,新學員進不來”的現象。

    據中國老年大學協會不完全統計,全國有各級各類老年大學近6萬所,在校學員約677萬人,參加遠程教育學習的老年人達220多萬人。不過這與我國龐大的老年人口數量仍不對等。以文化部為例,文化部及各級文化行政部門依托省、市、縣群藝館(文化館)和鄉鎮文化站等機構,多渠道興辦老年大學。截至2015年底,全國文化系統共有老年大學800多所,基本形成了政府主導、社會支持、多部門推動、多形式辦學的老年非學歷教育發展格局。然而,老年大學建設也存在一些問題,表現為三個不平衡:一是老年大學現有教學資源與老年人迅速增長的求學需求不平衡;二是老年大學教材編制、課程設置與老年人多層次文化水平、多元化學習要求不平衡;三是面向老年人的公共文化產品和服務總量不足且較為分散,城鄉、區域間發展不平衡。

    為解決上述問題,2015年12月《文化部辦公廳關于開展全國文化系統老年大學規范化建設試點工作的通知》正式印發,確定了10所文化系統老年大學為規范化建設試點單位。半年來,各試點單位教育教學設施設備有所提升,規模逐步擴大,社會活動持續拓展。如文化部老年大學加強了與北京朝陽社區服務中心等的共建合作,校區和教學點增至11個,教學班級增至66個。此外,文化部老年大學將紫竹院公園、蓮花池公園的業余合唱團組織起來,在公園里開辦露天聲樂班、指揮班,讓老年教育走出教室,受到歡迎。

    老年文化活動蓬勃發展。在各地大力推進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過程中,無論農村還是城市,從文化設施到平臺的建設、品牌活動與文藝團隊的創立都在大力推進;這些活動或由政府主辦、社會力量參與,或企業自辦,或群眾自發;文化活動形式更加多元、豐富,且充分顯示出對老人的尊敬和呵護,體現出文化養老的人文情懷。

    例如,在平臺搭建上,全國老齡辦創辦的中國老年文化藝術節、文化部主辦的中國老年合唱節、天津的社區文化藝術節等都受到了極大好評。特色文化活動上,2013年,北京朝外街道和愛行志愿者團隊共同發起了“老年人撰寫回憶錄”項目,多位老人因此擁有了自己的專屬回憶錄;老齡人口高達28%的江蘇太倉市,近年來一直在探索“文化養老”,2014年當地開展了為全市64名百歲老人“送一份尊老金、進行一次體檢、拍一次百歲照”主題活動,深受歡迎。團隊建設上,北京市朝陽區八里莊街道近年來鼓勵老年人自辦文化、自組團隊,目前登記在冊的各類老年文藝團隊有62支,且于今年1月成立了八里莊街道文化聯合會,加強對各團隊的管理,著重培養品牌團隊。

    此外,隨著家庭規模的日益小型化和人口的遷徙,老年人與子女生活在一起的比例較低,北京、上海、江蘇、遼寧等地針對獨居、空巢、生活有困難的老年人推出政府購買服務、社會組織運作的“居家養老服務卡”等項目,不僅提供日常生活照料、醫療護理保健服務,還有為老人讀書讀報等文化娛樂、精神慰藉服務。

    解決養老問題中國有自己的優勢

    “中國的老齡化現實是嚴峻的,但要清楚地看到,解決養老問題中國有自己的優勢。”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潘屹表示,其中的一大優勢便是孝文化理念。在傳統的文化認知上,老人不會因為退休而失去家庭社會地位,反而會受到孝敬,還有家庭親情文化、鄰里互助等傳統文化雖然在社會發展中受到一定的沖擊,但依舊堅韌地綿延續展。親老敬老的理念與文化養老的理念基礎也一致。

    在河北省邢臺市威縣,一個有現代千叟宴之稱的“特殊”聚餐已盛行6年。每月陰歷初一、十五,全縣17個鄉鎮24個村65歲以上的老人一早便會趕到孫家寨村,享受由村里的年輕人和志愿者準備的一頓“免費餃子宴”。活動首創者孫家寨村村官付宏偉說:“最初我看到村里的空巢老人十分孤獨、寂寞,所以組織本村的老人一起聚餐,后來周圍村子的老人也聞訊而來。現在還搭配著市、縣的送戲下鄉演出以及鄉親們的自娛自樂,原本安靜的村子熱鬧起來了。”如今,這個活動形式在河北多個鄉村及其他省市被復制。杜鵬表示:“包餃子僅是一種載體,諸如此類的孝文化活動恰恰是針對農村地區孤獨且缺少文化關懷的老人的一種孝道,無疑在發揚孝文化的同時豐富了老人的生活。”

    踐行“積極老齡化”理念

    文化養老一個重要理念就是老年人要以積極的態度和行動面對生活,發揮其生命能量,實現自我價值。2002年,第二屆世界老齡大會就提出“積極老齡化”觀念,包含了健康、參與和保障三根支柱,對老年個體來說就是活躍老化,自我實現甚至超越自我;對社會來說,則是積累老年人力資本、開發老年人力資源。

    古今中外,為了實現自身價值,耄耋老人著書、研究,甚至成就一番事業的實例屢見不鮮。如前不久去世的楊絳的《洗澡》、《我們仨》等作品都是在70歲后寫就的,小說《洗澡之后》更是98歲才開始動筆……不僅是文化名人,隨著養老保障體系的完善,更多的老人也逐漸培養起新的老年價值觀,參與文化活動的意愿日益強烈。例如,退休后30多年,常穿梭于北京大小胡同拍攝對聯、門墩以及北京城面貌,以期能為后人留下北京記憶的85歲的呂寶華;活躍在地鐵里、公交車站及各個社區的老年文化志愿者……

    “文化養老本質上是‘有文化的養老’,是讓老人更有尊嚴、更體面、更有價值地生活,可謂是積極老齡化的有益嘗試。”胡發貴表示。

    相關新聞:
    重庆时时彩龙虎作弊
    <li id="kwafe"><ins id="kwafe"></ins></li>
    <nav id="kwafe"><span id="kwafe"></span></nav>
    <dl id="kwafe"><ins id="kwafe"></ins></dl>
  • <li id="kwafe"></li>
  • <sup id="kwafe"><menu id="kwafe"></menu></sup>
    <li id="kwafe"><ins id="kwafe"></ins></li>
    <nav id="kwafe"><span id="kwafe"></span></nav>
    <dl id="kwafe"><ins id="kwafe"></ins></dl>
  • <li id="kwafe"></li>
  • <sup id="kwafe"><menu id="kwafe"></menu></sup>